興城信息網

對話"北京小湯山"建設者:最高峰有7000人同時施工

2020-01-24 16:42:01

源碼論壇 https://www.we7cc.cn/

(原標題:對話北京小湯山醫院建設者:最高峰有7000人同時施工)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延續。作為此次疫情暴發的起點和集中地,截至1月23日24時,武漢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95例。

為控制疫情,集中收治患者,武漢將參照北京“小湯山模式”,在蔡甸知音湖武漢職工療養院建立醫院,計劃6天內建成。

2003年4月,為有效控制“非典”疫情,北京在7天內建成小湯山“非典”定點醫院,兩個月收治全國七分之一的“非典”患者,實現“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確保零感染”。

七天七夜,“小湯山”是如何建設起來的?新京報記者專訪參建小湯山醫院的北京住總第六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原總經理程立平,再現17年前那段“非常生活”。

“時間是最大的考驗”

新京報:什么時候開始籌備建設北京小湯山醫院?

程立平:2003年4月20日,北京“非典”患者劇增,當時北京的醫院病房床位不夠用,醫護人員也發生了感染。根據市委市政府關于擴大北京集中收治“非典”患者能力的總體計劃,北京市住建委連夜部署,由北京住總、北京城建、北京建工、中建一局等北京六大建筑集團公司,合力搶建小湯山“非典”定點醫院。

4月22日晚上,我們只是接到通知,說要緊急建設一所野戰型醫院,當夜我們就調集了7個項目部,5個專業公司,100余位管理人員、2000多名外施民工整裝待命。23日凌晨,北京住總住六公司領導班子除了個別留守,全部奔赴施工一線。

新京報:當時知道是要建設“非典”定點醫院嗎?

程立平:不知道,也不知道任務多大多重,只知道要緊急建設一所野戰醫院,直到入場,才知道是要為“非典”建設一所專門的傳染病醫院。

當時大家對傳染病醫院的概念也不是很清楚。在我們最初的印象里,認為就是要建病房,但實際不是這么回事。傳染病醫院要求非常嚴格,通風、隔離的標準都很高。我們進場第一天就把基礎結構給建起來了,第二天解放軍總后衛生部就派了專家過來,把呼吸道傳染病醫院的一些具體要求跟我們講了,我們邊建邊改邊完善。

新京報:建設過程中最大的考驗是什么?

程立平:北京小湯山“非典”醫院是七天七夜搶建出來的。小湯山醫院采取板房材料建設,就是典型的野戰醫院的特點——簡易、適用。所以難度不在于建設,而在于時間實在太緊張了。

這種建設,最考驗的是管理人員。管理人員要對工程的工期、質量、進度負全責,要對建設的流程非常清楚,所以必須七天七夜守在現場。

有一位項目經理的妻子是人民醫院的護士,在丈夫奔赴小湯山前3天,主動申請走進了“非典”病房。從4月23日凌晨接到任務開建小湯山后,這位項目經理一刻也沒離開工地。夫妻二人一個搶救病人,一個搶建醫院,13歲的女兒獨自留在家里。

最高峰時7000名施工人員“并肩作戰”

新京報:建設“小湯山”時間緊、任務重,如何確保工程進度?

程立平:小湯山是六家建筑企業分工合建的,籌備物資快速開建,可以說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在23日奔赴工地的路上,我們就及時與材料生產廠家和供應商聯系,落實材料供應的各個環節,并以最快的速度在現場開辟了儲料場地,保證水泥、砂石、白灰和紅機磚以及2000多噸、11種現場材料的供應。

施工中,由于設計不斷更改,給水電施工單位的耐料采購和工程施工帶來了很大難度。有時剛剛采購來的材料,轉眼又不用了,我們負責建材采購的同事毫無怨言、想方設法地保證供應。我記得26日晚上,因為突然變更設計增加空調,他們就連夜與廠家聯系協調運輸和安裝。第二天一早,130多臺空調安裝完畢。

當時也存在施工力量不足的情況,住六公司火速增調兩個項目和鋼結構公司參建,各工種立體交叉施工整體協同作戰,確保了工程推進速度。最高峰時,整個工地上有7000多名建設人員并肩作戰。

最后,我們用3天3夜完成了68間900多平方米的混凝土盒子房和48間600多平方米的輕鋼活動房結構的病房建設任務。

新京報:七天七夜,如何解決這么多建設人員的食宿?

程立平:現場沒有為建設人員提供食宿的條件。吃飯,就靠公司從南城一天三頓運過來;困了,就裹著軍大衣在草地上躺一宿。

整個建設過程中大家都高度緊張。我記得,在完成安裝任務的第七天夜里,還下著小雨,安裝工趙師傅想找個地方歇一會兒,沒想到掉到了壕溝里,溝里又是水又是泥,他竟然毫無察覺,倒在那睡著了,直到天亮工人才發現他。

隊員穿三層防護服進隔離區施工

新京報:醫院建成后,出現過緊急維修的情況嗎?

程立平:5月1日晚上第一批“非典”患者轉到小湯山醫院前,大部分施工人員按照命令撤離了現場,但是為了保證醫院正常運轉,六大建設集團都留下了各自的小分隊承擔緊急維修任務。

小分隊駐地設在醫院體檢大樓北側,距離病區不到100米。有一天凌晨,大家被突然喊醒,說急診室和重癥監護室的電路掉閘了,影響空調和電器設備正常運轉,情況十分緊急。我們的工作人員馬上去查找原因排除故障,用了20多分鐘就讓醫院恢復了供電。

新京報:醫院啟用后,還有進入隔離區施工的任務嗎?

程立平:醫院啟用后,留守的保障小分隊有一次接到指揮部命令,要進入病區為護士站安裝4臺柜式空調和4臺電熱水器。

按照原工程設計,護士站只有通風設備,沒有空調和熱水器。但醫院運行后發現,醫護人員穿著三層隔離服工作,室內溫度太高,決定緊急加裝空調和熱水器。小湯山醫院分東西兩區,護士站坐落在中間,安裝空調和熱水器本來不是復雜的工程,但在隔離區施工,而且電纜線路還要穿過住滿“非典”患者的西區病房,難度很大。

留守小分隊的四位工長自告奮勇進入病區安裝。為了不影響醫院正常工作,四個人分兩批進入病區,上午完成水作業,下午完成電作業。他們要背著工具袋、拿著水管、扛著梯子,進一道門消一次毒、穿一層隔離衣。進入病區時,三層隔離服都濕透了,最后經過5個小時施工,才完成安裝。

武漢可參考北京“小湯山”建設的流程經驗

新京報:小湯山醫院在北京抗擊“非典”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程立平:小湯山醫院占地面積25000平方米,能容納1000張床位,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傳染病醫院,兩個月內收治了全國七分之一的“非典”患者,工作人員未發生一例院內感染,完成了“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確保零感染”的目標。

如今來看,醫院有效抑制了“非典”的擴散,安定了老百姓人心,為取得抗擊“非典”勝利提供了重要保障。

新京報:作為當年的參建人員,您如何看待這段經歷?

程立平:很驕傲很自豪,這是我職業生涯最難忘的經歷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興城信息網版權所有
31选7走势图大星彩票走势图